洛水何蛰

90后。活在别人的想象中。活在自己的现实里。联系qq1606696880

总有一些时候,你不得不相信人生,不得不迷信自己,不得不欺瞒他人,纵然,你知道有一天,你会后悔,后悔当初的自己骗自己,然而你成功地将你的决心留在了过去,成了为后人指路的标志。

by (幻想的)同样是lonaz

大家好今天的纪录片由于没有带摄像师和录音师搁浅了。

这是关于一只家养瓢虫求生的故事。

他的主人用玩具手榴弹装着他旅行
然后,遇到一个有爱心的男人在祝女友生日快乐(在地上摆了好看的灯)
主人的游戏规则是一票生死签
那个男人放了这只瓢虫自由
我作为主人把它放在了篮球场的网上。
就像很多故事中一样,它终于成为了一只有故事的瓢虫。

written at 20.31

可能一辈子都要躲在屏幕后面。
孤独地一个人。一个人笑,一个人哭。而我遇见的喜欢的人都会离我而去

~
什么纯净的风声,不过是历经艰难失去自己而来的礼物。

神乐,是不可以喜欢别人的。
被抓住心脏也好,被劈成碎片也好,若自己成为了自己,生命也就静止了。

《》水2

孟雪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深夜,屋子里黑黑的。

……这么硬的,一定是地板无误了。
孟雪松了口气,看来,房子的主人并没有杀“信鸟”的恶习。
孟雪,希望自己来这里是有意义或者某种命中注定的,而不希望自己是什么误闯入的苍蝇。

说来那只狗……
腿很短,穿着女仆裙子,一看就很……萌态。
孟雪想了想,她还是不需要用恶毒的词来形容一个“地主”家的小狗的。

然后,那只小可爱突然就出现了——“你要吃神马”,声音分明很可爱“不要说不起,不起我就喂尼粑粑哦。”

狗的眼睛很大,然后……是血红色的。

那么当个战士好吧

你笑我的心中有太多幻想
我说你拖着地毯走路不知方向

我们不用弄得鸡犬不宁
谁也不是谁的狼心狗肺

好好生活吧
热心工作啦

奇怪的是这世界
让将要认识的人总是先知道彼此的缺点

《温柔的遇见》第一回 水星

今年是二零一一年,孟雪乘着火车去了y城,听说,那里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古城。这次,她的目的是放逐自己。她的男孩去追梦了,在昂贵的运动场上进行着高贵的表演,而孟雪,她决定周游四湖,写生练笔,趴在名为平淡的凉席上就这样度过一生。

她想起她上次坐火车——在九几年的一辆火车上,孟雪睡着了。她梦见了雪和苹果。然而,长大了她才发现,就连那恶毒的皇后都已经被历史淘汰了百年。

没有车,也没有很多钱,她在这里有一个女朋友,孟雪还是没怎么害怕。

~~

夜里她到了露露给的地址。这是一栋3层的淡蓝色水泥楼,斜对面有一家金碧辉煌的高层KTV。

“好久没见见露露了。“ 孟雪看到了一楼的木门轻掩着。

她还是选择了打电话。

嘟……嘟……

”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。“

”好吧。“孟雪咕哝了一句,就拖着行李走进去了。

孟雪没想到,一条螺旋长梯最先进入她的眼帘。这似乎是一个私人府邸,而且,设计的很古朴,门口的桌子上,甚至摆着老式座机电话。

地板的图案很简单,陈棕色的地板,让墙面显得很亮堂。

可是没有人。

大厅连接了2层,如果孟雪喊着问的话,半个房子里都会回荡着她的声音。

难道……走错了吗?

孟雪不想出去了,虽然外面的灯火很温暖,她还是有点“自己走失了”的感觉。还有露露,她究竟在哪里,明明她在打电话,可是屋子里没有任何人的声音,显然,露露不在这里。

你是…… 谁?

”哈!有人!“孟雪原地“跳起了舞来”(其实是转了一圈)。但是,她的身边,不,应该说是脚边,有一只……狗。

……

狗。

孟雪,愣了一秒,思索了一秒,有一秒想要逃跑,有一秒想要笑。

然后,门关了。

她是听到了声音的,但是,孟雪她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。

她在电影里见过这样的剧情……

眼前一黑,孟雪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络生记1.7

然而,七天过去了,我没有见到谬。眼前的景色,光影绰绰,它依然暗暗地使人浮想联翩。谬大人,或许是失败了,或许是成功了,或许是忘记我了,或许… 反正,我不再被需要了。我无法忘记他的身影,可是我却必需要自己走了。
再多的猜测是徒劳无益的,我必须行动。
河水我渡不过去,就算有撕裂时间的能力,河终究是河,不会变成旱地的。除非,可以撕裂空间。忽然,我希望自己就是谬大人的祭品…… 但是,这是错的!我向着来时的方向离开了。     

迎面的风啸,如马似蛇。

我的背后没有剑冢,我踏的每一步,就是我的刀锋。

~
后记

其实写到这里我就想结束了。我不是很擅长丰富细节,以后有机会的话,我再写吧。 

15日更,我还想丰富它一下,于是我加了一句,over。
by
lonaz

络生记1.6

随意的选择一个方向 -- 左,我持着吾镜”毅”,缓步。前方的墨蓝色草地,被”毅”的力量轻拂着。我沿着河岸走,右边是”冰”的寒冷气息,左身周围却是”生”的热力。我右侧的脸渐渐结上了冰霜。

既然祭祀是不关我的事了,我便在此河边休憩。"我应当更加掌握破坏的力量",我思忖着,却静坐下来。此刻我是有自己的心来掌控的,却不敢动弹。狰狞的景色围罩着我,我仰俯自在。冰霜结上了我的身体,似乎要帮助我维持这一切。不在谬的身边的时候,我究竟是什么样的英灵呢?

络生记1.5

谬的权杖是有形的,龙之巅的戾鬼循着相同的方向蜂拥而至,要抢夺不属于它们的东西。权杖的神力在路上留下悠悠绵长的神息,弱小的鬼魂会被神息融化,而强大的戾鬼却可以将神息纳为己用。吾剑名为幕空,只战正,不扼邪。吾绫名为呤,战鬼不战神。吾镜名为毅,战心不战妖。这神山的戾鬼并非鬼族,是我无法击败的。谬回头望了一眼,便不再顾我,径自走向冰河。我被落下了。我不知祭坛的方向,谬也没有给予我命令。

络生记1.4

世界上有爱这东西吗,我只知因恨生爱,不知因爱生恨。我对谬大人,是无恨的。追随追随,我生来只为了追随,而不是为了追求。我躲在他的影子里,似乎那是幸福与幸运。但,我提着我身,顾盼他脊背,眼神就怎么也离不开了。我是守护者,理当守护他的一切,然而,他和他爱的一切表明我并没有资格。因为他恨过,而我,做不到和他一样地憎恨着过去的事,我不是他。我知晓,我的生命会比他短许多,然而为了完成自己,为了心中仅存的自私的感情,我希望跟随他看下去,看不到的话,便听下去,听不到的话,或许要食着自己的血肉多喘息一秒...但,我是做不到的。我希望我不需要这样做。他比我强大的多。只要站在谬的影子里,他不会离开我的。
然,人当以义动情,不当以情触义。这次,是我错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