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39

人们心里有杆称,悄悄说你是个伪善的人。然后你就等着生如死坟、无人问津哟。


我自由了。再这样下去,YH说,无疑是斯德哥尔摩综合征。


我发现这个题材虽然很好写。但是太幼稚了。唉。我得……
加入一下残忍的元素

安宁想了想,不知道这个猫的王国究竟是什么样的运行体制。他还是需要出去转一转。而且,要躲开那个莉莉娜。

莉莉娜并不是什么善类——安宁是这样感觉。
 绕来绕去,他出了城堡,看见了一片花海。只是,这花海有点不平凡。
 这些都是——毒花罂%&$$粟。
 一片一片的花坛中间。有一只穿着制服的猫。它是灰色的虎斑猫。你好( ^_^)/ 它说。然后迈着猫步走近了。

安宁不认识他,不过本着礼貌,站住了没有动。

“我是莉莉娜的哥哥,名叫达芬奇”他笑了笑,猫的独特幽默感在他的脸上很明朗地呈现出来,很帅气。

声音很淡定,有点嘶哑。

安宁有些愣了,既然是莉莉娜的哥哥,果然很有贵族气质。不过猫都是很有贵族气质的吧……安宁不认识他,这是实话,还要装作认识的样子:“哈哈哈哈...莉莉娜...”

“嗯她应该没提起过我,她很烦,根本不喜欢承认我是她哥,还要我总照顾她。”

这猫的话倒是很实在,只是这花难道就是这个猫的国经营的勾当?安宁不禁皱了眉。

安宁感受到了心中的孤独像是有爪子,像是有腿,像是他扮演的猫咪一样,在安宁自己的心里运行着谎言。

安宁他很孤独,很孤独很孤独。需要很多很多的谎言,狠狠地伤害他一把,他才能把痛变成那最美的生命中的一笔。


他好想好想,和一个人在一起,好好地看看这世界究竟什么样。为什么自己地渺小还没有把生命结束。为什么自己如蚂蚁般地(却)活着。

为什么,自己如此胆怯。也不曾被杀掉。

安宁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像是水载着舟,从来不知舟上载的是什么。


如今的新的生命,像是更加鲜活地活着,自己为什么又觉得自己不再是自己了……

“不要,不要吧。”

‘原来痛苦比快乐长久,若是觉得痛苦有了魅力,这人也就没救了。’猫儿的王看着镜子,说。

安宁在这世上居然没有自己想念的人,两天过去了,莉莉娜不曾过来,安宁就坐在那屋子里翻猫咪词典看。

莉莉娜真的很漂亮……他忽然想,或许他20年没有解决的单身问题就这样有了着落了。

这可不是什么可笑的事情。这很现实,安宁要这样维持着猫咪的样子持续多久?如果一辈子都已经注定了变成猫,倒不如早点开始追求幸福。

“不要离开我……”

当晚,安宁就做了一个梦,'梦中他在一座到处是猫的城堡里呼喊。只这一句,他又变回了人类。

莉莉娜转了身,像是没看到他,她又一次转身然后消失了。'

“我变成了那样的猫

无爱又无恨

我站在无法无天的轴线上一步步迈着猫步

我渴望的高大

我不能看见的自己的矮小

我心知肚明,却不再在眼中显现的一切

都在风啸中印上我的毛发

我的岁月印在我的身上

而我爱的人却从不曾懂了我,而只知道告诉我

我是一件艺术品……“

在猫词典的第一页,印着这样的短诗。

原来,安宁不是第一个到了这里的人。

诗的下方书写着署名:梦焉无争。

“这个,其实是因为你到来,我才拥有的新房间。不过,您要弄清楚,这确实是属于我而不是你的房间。”

安宁有点呆住了。

“我莉莉娜,是这里的执法者。新生儿需要我的教导,而我欣然听从宫主的召唤。”猫咪像是在发誓一般,头微微扬起,双眼半闭着。

莉莉娜说完这一句,便转身,消失了。


说到底……那扇虚拟的“门”的作用是。

因为莉莉娜没有“开门出去”,安宁就看着那扇正对着自己的门,开始发愣。屋子里有一面镜子。安宁顿了顿脚,迈出去一步,昂着头,闭着眼,一步、一步,地接受了他的新家,他的新种族,他的猫的猫生。

“呐,安宁,欢迎来到我的房间。”

猫咪温柔的用淡棕色的眼睛看着他,静静的坐着的猫咪,身上柔软的毛发淡淡的散成团团,这只猫,身体的周围似是有无形的柔风。

“我叫莉莉娜。也可以叫我'莉莲娜'。”

莲?莉?

我根本不想认识你!安宁很想呼喊。

然后他张了嘴,“啊”了一声。

哦,原来他没有直接发出:喵的声音。

他现在,是一只真实存在的,会说话的猫。

“莲娜”,安宁的新声音,有点猫咪的慵懒,还很有磁性。

对面的猫咪,似乎有一瞬间很震惊,然后低了低头。这似乎就是打招呼的方式了。

“安宁……安宁…… 醒一醒。”

一个温柔地声音在呼唤。

安宁不想醒过来。他惊魂未定,不知道上次的事情到现在过了多久。他第一直觉是,他穿越了。第二直觉,就是……有人救了他。

”人类的第一直觉,通常都是错的呢。“

安宁醒了过来,面前,是一只猫。

他再定睛一看,这房间,居然是他之前在游戏世界里用来收集猫咪的虚拟房间。他此刻住在房间里,房子里面摆满了猫咪玩偶,与“猫咪玩具”:一些书,一些假的鱼骨头,一些彩色的线团。以及一本“猫咪词典“摆在显眼的位置——就在安宁的右手边的壁架上。


安宁静静地看了看周围,以及那只叫醒自己、此刻依然在温柔的看着自己地猫咪,然后明白了,他似乎已经失去了那逃跑的路线,从此,他也是猫的奴隶了。